妻子总是不断追问着徐明礼,让他分享往事,徐明礼无奈,只能一一说出。

  ——

  2024年3月末,夜。

  很普通的行人拱桥上,一男一女依靠着护栏似乎在说些什么。

  男的身高180cm上下,穿着黑白休闲服,身材均匀,长相不说多帅却足够耐看。一头黑色碎发更给男子平添几分魅力。女生身高165cm左右,鹅蛋脸,柳叶眉,乌黑亮丽的秀发如瀑布般下落,纤细的身段配上淡红色连衣裙更给女生增添气质。

  两人正没头没尾的聊着,红裙女生忽然道:“快三年了吧?”

  男生年纪稍大,不过身为公司经理的他十分注重自身得体,再加上家族遗传,让即将25岁的他看上去和大学毕业生没什么两样,只是性格更为稳重一些。

  男生,不,男人如是说道:“两年半多了。21年夏天你刚来苏城,但因为没有经济来源,就想找一份兼职工作,恰好遇到公司扩建招人,你便加入了这个随心所欲的小团队。后来,你辍学了,开始全心全意的为公司工作,时至今日。”

  女生笑眯眯道:“唔姆……看来三年的友谊还算可以,你对我还蛮了解的嘛。”

  男人捂着额头道:“岂止是我对你了解啊……从你入职的第一天起,你就不断的给所有职工阐述人生哲理,每隔一个月必定要灌一次心灵鸡汤,不去当哲学家真是浪费你的才华了。这三年下来,你一开口我就知道你后面要说啥。”

  “呵咳……”女生轻笑着,微微仰起头看着男人道,“那你对我……怎么看?你知道我内心很敏感的,我很在意别人的看法,不光你!除了你……额,我是说,我也问过别人对我的看法。”

  “嗯?”

  “字……字面的意思。”女生微红着脸,盯住男人道,“你对我怎么看,实话实说!我不喜欢别人敷衍我,不管是坏话还是好话我都接受。”

  “啊!看法啊,今天过山车的时候你喊出了‘飞天巨龙’,还尿裤子了。”

  “咳咳!认真一点!认真一点!”

  “哦哦。”男人微笑着,温和道,“高贵的名门大小姐,东旭集团大千金,优秀的公司管理者,活动发起者,组织人,高傲白天鹅……”

  “只有这些吗?”

  女生有些不满,她打断了男人的话,别过头去,双臂垫在桥边护栏上。

  男人不解道:“我觉得相当公正啊,那你要听什么样的评价?”

  女生望着江河,微风刮起路边的纸屑树枝,吹起她的发丝,女生身上那淡淡的清香飘过男人鼻边,让男人心神一静。

  男人嗅着若有若无的香味道:“东方小姐今天换了香水啊,很适合你。”

  “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东方小姐,我不缺叫我东方的人……”

  “东方雨寒小姐?”

  “你不嫌弃长吗?”

  “雨寒部长?”

  女生神情哼哼着:“你叫我一声雨寒,就那么困难吗?明明你可以很随心的叫出诸如‘星纯’‘小瑶’之类的称呼,却叫不出我的名字?我的名很烫嘴吗。”

  “……”

  男人望着女生,神情似是沉默也似是诉说。

  “其实……你知道的,你知道我要问什么。”

  东方雨寒似笑非笑,神情说是落寞却也有不甘心。她不觉得她比南星纯差,不论是家庭条件还是外貌能力都比南星纯强太多了,最多,最多是南星纯的性格比自己好一点罢了。可三年的相处间,她总比南星纯慢一步,南星纯叫他明礼学长的时候,自己还只能叫他徐部长。

  徐明礼张张嘴,只是道:“我……”

  东方雨寒自顾自道:“你总是那么温柔,不管是竞争对手、朋友、家人、陌生人甚至于情敌、死敌之流,你都能好声好气的和他们说话。我总是在想,你这样的烂好人在社会真的有发展吗?不会被人利用吗?但你又比谁都精明,只要不触犯你的底线,你就可以一直对某个人温柔下去,包括我,包括他人。”

  “呃。”徐明礼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尴尬的挠挠脸颊,“待人和善点,有错吗。当初我要是能静下来和小瑶谈谈心,也许情况就不会一样了。”

  东方雨寒低着头,轻声道:“没错啊。但我想要一份只属于我的温柔,就像南星纯和秦奕瑶那样。你给予了她们一份独特的温柔,这份温柔可以给我吗?”

  “……晚餐喝酒的时候你喝多了吧?要不要休息……”

  “我没喝多!”东方雨寒打断了徐明礼的话语,“你总是这样!维持所有人之间的关系,可是我不需要!秦奕瑶也不需要!你知道为什么秦奕瑶离开吗!只是因为她喜欢你!但你拒绝了她!就这么简单!你真的以为我们几个人之间关系很好吗!不是的!我们三个……不,我们四个都互相视为竞争对手,秦奕瑶走的时候我高兴了一晚上,因为这样就少了一个抢我未来男人的女生!我承认我是好强好胜,可我只是想证明自己,证明就算离开了家庭,我也不是一个花瓶!”

  “你……雨寒……”

  “你懂的!你其实懂的!你一直都清楚,但你还是那么温柔,你不会去责备谁。秦奕瑶是我和南星纯一起逼走的,因为她是个失败者,她已经不配享受你的温柔和你的爱了!南星纯一样,我也一样,我和她之间仍然会有一个失败者,然后被对方挤走!我说这话很恶心吧?可能你只是知道我们偶有摩擦吧?但我们就是纯粹的竞争对手,每当想到我要和我的情敌谈笑,我心口总是一阵恶心!”

  泪,顺着东方雨寒的下巴滑落,打湿了地面。

  “我恶心吧?我也觉得我也恶心,当初我根本没有南星纯放在眼里,我只觉得我的对手是秦奕瑶。可是结果呢,结果是秦奕瑶离开,南星纯后来居上,她和你感情发展的真是太快,快到让我窒息,不到三个月的时候就追平了我在你心里的地位。我知道你不是随便的男人,否则在两个月前,我已经没有机会了。”

  “……”

  徐明礼无言的看着东方雨寒,从怀中掏出一块手帕递上。其实他没有随身携带手帕的时候,不过和女孩聚会、游玩的时候,通常会特意准备一块。

  东方雨寒接过手帕,擦干眼泪,然后将手帕递还给徐明礼,紧接着故作坚强道:“我说了这么多,那你说的回答呢,不要装聋作哑,我把我的心里话说给你听了,你,你要不要……做我……做我男朋友?”

  “啊哈哈……”

  虽然徐明礼很想打马虎眼,可东方雨寒何等聪慧,婉拒对她完全无效,所以此刻徐明礼只能无奈道:“雨寒,年纪上我比你大了五岁,我觉得我们的年龄并不合适。”

  “这可不算拒绝的理由。”东方雨寒重新恢复状态,盯住徐明礼,“除非你说出让我完全死心的理由,否则我只会认为是你的委婉说辞。”

  “事情太突然了,让我点根烟想一想。”

  徐明礼从口袋中摸出一盒巧克力棒,拆开后叼着一根望着江河许久。

  东方雨寒很是不满道:“喂喂!现在有个美女朝你表白,你至少要好好表示一下啊,而且你不是不抽烟吗,叼着巧克力棒算怎么回事!”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不要转移话题!”

  东方雨寒两步便走到徐明礼身边,一把拽住他的手,强迫他与自己面对面。

  月光下,东方雨寒双颊绯红,一双美目微瞪,隐隐有泪珠在眼眶打转,死死咬着红润的下唇,相当不甘心的看着徐明礼。

  徐明礼不得不承认,他心动了。

  性格上,东方雨寒独立自强,做事力求公正、完美。样貌上,东方雨寒能拿九分,精致的脸蛋总会让徐明礼感叹造物主的神奇。身材上,同样能打九分,接近人体黄金比例的傲人曲线让东方雨寒可以驾驭各类服装。家境上,更是东旭集团大千金,身价过亿,在东城海边有数套别墅。

  可徐明礼清楚,这么优秀且漂亮的女孩,没了他徐明礼照样能活的好好的。比他优秀的人太多了,徐明礼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闪光点能够长久吸引东方雨寒。

  那句话怎么说着?啊……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东方雨寒年仅二十岁,她还有大好的青春时光让她享受,徐明礼并不想耽误她,就如不想耽误秦奕瑶一样,可徐明礼不是神,事态的发展总是在徐明礼意料之外。

  “雨寒。”徐明礼微微俯下身人,让自己的视线和东方雨寒保持平行。

  “爱情和事业,你更倾向于哪个呢?”

  东方雨寒微微愣住,一边摆弄着裙角,一边紧张答道:“这算什么问题……没有遇到爱情之前我当然会更在意事业,但现在的情况,我不是很明显的选择了爱情吗?”

  “这确实是你的性格,敢说敢做。”徐明礼很温柔的微笑道,“可是我不敢选择你,东旭集团大千金选择了一个穷小子,还比她大五岁,这无论如何都会在东城闹出不好的谣言吧。”

  东方雨寒很坚定道:“在我二十四岁之前,我不会和我爸妈有什么联系。我离家的时候就和他们说的很明白,我要走我自己的路!而且谣传是谣传,我们在苏城,为什么要考虑东城的事情。”

  “可你总要回家吧?你能在苏城度过下半辈子?父母的集团不会因此受到影响吗?东城的老百姓又会对东旭集团产生什么样的看法呢?”

  “哼哼~!你别想转移我注意力,我不吃这套。”

  “咳咳……雨寒,我也没什么好的,比我优秀的人很多……”

  “不,你在我心里就是最好的。”

  “我比你大了五岁,你觉得我会对妹妹级别的人有想法吗?”

  “如果你真的不在乎我,那你现在已经拒绝我了。”

  “其实……其实我喜欢男人!”

  东方雨寒扑到徐明礼怀中,胸前的两团几乎与徐明礼的腹部挤压到了一块,让后者身体为之一僵,心跳顿时加快。

  东方雨寒也僵住许久才开口道:“你心跳加快了,你喜欢女人。”

  “我……我……”徐明礼有点语无伦次,别看他平时一副长辈模样,说到底也只是一只母胎SOLO二十五年的单身狗而已。

  忽的,徐明礼被东方雨寒环抱住脖颈,后者的红唇在一瞬间贴了上来。徐明礼手足无措,就这么呆呆的和东方雨寒唇对唇贴了近一分钟。

  “嘻嘻!”东方雨寒红着脸,略带坏笑的看着徐明礼道,“学长,这是我的初吻哦。虽然你的初吻是南星纯的,但你仍然要对我负责哦!”

  徐明礼望着面色绯红的东方雨寒,很自然的起了反应,他还真有那么一瞬间想将东方雨寒搂在怀中,然后用尽力气蹂躏一番。

  东方雨寒重新将身子贴了上来,靠在徐明礼的胸膛上,正巧感受到徐明礼的身体变化,东方雨寒通红着问道:“徐徐……徐……唔,你起反应了吗?可以哦,我有带身份证……”

  但出乎东方雨寒的意料,徐明礼只是摇着头,轻轻推开了东方雨寒。

  “喂!这算什么答复!”东方雨寒气得直跺脚,脸颊鼓鼓的质问徐明礼。

  凉风吹过徐明礼的脸庞,这让徐明礼冷静了几分,他没有多说,只是看着东方雨寒道,即严肃又认真的说道:“我们不适合。”

  ——

  风,吹起,带走了东方雨寒奔跑中洒落的泪水,只留下桥边独自享受微风的徐明礼,他不后悔,但神情比以往更为坚毅、果敢。

  “啊……”

  徐明礼望着江河,神情颇为落寞道:“职场老年人也想谈恋爱啊。”

Last modification:September 6th, 2021 at 11:13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投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