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笙

一个梦境,不一定对
电话铃声的响起,唤醒了床上正在睡觉的我。而接到电话的那一瞬间,我已经清醒。电话另一头是一个陌生的女人,哦不,或者说...
扫描右侧二维码阅读全文
13
2017/11

一个梦境,不一定对

电话铃声的响起,唤醒了床上正在睡觉的我。

而接到电话的那一瞬间,我已经清醒。

电话另一头是一个陌生的女人,哦不,或者说应该是女孩,听起来很年轻。

“我们这儿的服务器坏了,希望你来修一下。”

“你是哪儿?”

“你来了就知道了。”

之后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答应她,也不知道我是怎么阴差阳错的驾车来到一个郊区荒凉的大学校园里的。

应该是大学校园,只是里面几乎没什么人,教学楼看起来也很破旧。当然好处就是停车位不难找…

从车上下来后四处遥望,周围什么人都没有,杂草从生,但是却有一栋很高的建筑物,看起来象是一个教学楼。

教学楼门口有个女孩在盯着我看,下意识我觉得应该就是她找的我。

“跟我来。”

那个女孩体型瘦小,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理论上来说应该是我的菜,但是目前考虑的不是这些。

女孩带我从建筑物旁边的一个车库入口走向了建筑物的地下…地下停着一些车,还有不少电动车,自行车…地上还有草席,而且味道很难闻,地上四处都有屎,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被拾荒者占领的地盘一样。

女孩带我穿过一片又一片的地下层的污穢,最后来到了一个铁门的面前…

她做了个手势,示意我打开。

铁门没有锁,一推就开了,铁门里是一个机柜,里面有交换机,还有一个服务器,只不过没有通电。

“开不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女孩说什么,我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她希望我把这个服务器再次启动起来…

其实并不难,通电并且按下开关后,服务器就再次轰鸣起来。

服务器上有一个标签,写着这个服务器的 IP 地址。

”这里有没有…电脑?“

我来的匆忙,并没有带设备。

”不在这里,在外面可以吗?“

”能连接到这个服务器吗?“

女孩点了点头,然后就扭头走了,我只能跟上。

最后跟随女孩走出了这个大楼的底部,走到了外面,走到了校园的一个角落里,一个类似出租屋一样的敌方…

推们后看到屋子异常简单,一个扑着草席的床,一个桌子,桌子上有一个老旧的还是球面显示器的电脑,屋子里一股霉味儿。

我启动了那台电脑,电脑速度居然比我想想中的快,内部是个 Windows XP,里面还有大量的国产流氓…

我打开了 360 浏览器在里面输入了那个IP地址,网页很快的打开了…“PDAFANS,口袋数码”

我震惊了…

PDAFANS 这个网站我非常熟悉,2004年到2008年,这可是最为火爆的 WIndows Mobile 的网站,不亚于现在的威锋和机锋,后来随着 Windows Mobile 的没落,这个网站也没落了,到了最后的 2011 年,这个网站应该是彻底死了…

网站的创始人应该是姓田,外号魔鬼,令一个创始人姓周,ID 叫 Noah,我不仅在这个网站当过版主,同时也参与过兼职,赚了人生不少的第一笔钱。周 Noah 的手机号我现在还保留的有,不过应该他现在可能不再用了吧。

不少网友我都是通过 PDAFANS 认识的,现在有不少还在联系,后来 PDAFANS 不能访问了,反而出现了好几个山寨网站,而此刻呈现在我眼前的是货真价实的 PDAFANS ,最后的帖子来自 2013 年,是一个人发帖进行怀念。

“这里或许真的死了吧?”

整个网站仿佛定格在 2013年一样,实际上这个网站我从 2011 年之后就没在访问过…

为什么,我一直以为那个网站死了,但是服务器怎么会在这里?

我扭头看那个女孩,发现她正在用扇子给床上的一个睡觉的小男孩扇风。

“儿子乖,好好睡…“

那个小男孩是她儿子?

这时候再看那个女孩,发现她的肚子很大,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才注意到。

”怀孕了?“

女孩点了点头。

”谁的?“

”不知道谁的。“女孩很淡定。

………

一股不安的感觉。

“其实这个孩子也不知道是谁的。”女孩指了指床上睡觉的小孩。

我突然觉得自己应该离开这里,我快速站了起来开始走向门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女孩突然放生大笑起来。

走到门口的时候,门槛绊倒了我,我重重的摔了下去…

我睁开了双眼,发现是凌晨 5 点。

-------------------------
1025811448.jpg

昨晚太困,7 点就睡了,一直睡到凌晨 5 点,睡眠中做梦了,梦境就是如此,记忆非常清晰,内容也很诡异,总而言之也不知道代表了啥,既然作为一个有趣的梦,记录下来吧。

也欢迎分析。

总而言之,只是一个梦境,不一定对。

转载文章请注明地址:www.iysheng.com

最后修改:2018 年 06 月 14 日 05 : 07 A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