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开启阅读模式)

(允许转载,必须注明出处及作者)
  
  入夜,天微凉,二十九岁的唐乐还在整理着洛城驻点备选。
  
  自七年前世界大变,二十二岁的唐乐带着未婚妻徐红妆东奔西走,半年后在山城的东北区域建立起一处小型驻点,两年来不断招募精英人才,励精图治,发展到足有千人的大型驻点。就这样又过了两年的时间,聚集地已达到万人规模,坐拥山城北区的大片领地和物资,惹得其余聚集地分外眼红。
  
  终于在第五年,聚集地矛盾彻底爆发,不光内乱不止,其他几家大聚集地也来这趁火打劫。唐乐无力平息这次暴乱,最终只能带着跟随他多年的伙伴离开了山城,来到与山城相隔三百余里的洛城。在如今如今交通信息紊乱的年代,三百里的距离甚至比古时的三十里还要难以传播消息。

  “哎……”

  唐乐揉揉有些发涨的太阳穴,即便他有着第五阶巅峰期的体质,也依然吃不消连续数天连绵不绝的工作,就算自己再苦再累点,也得尽快选出合适的新地址,让团队尽早驻扎下来。

  妻子徐红妆将热腾腾的咖啡置于唐乐面前,轻声道:“老唐,早点休息吧。”

  唐乐轻抿一口咖啡,摊开地图指着洛城地区道:“你看,洛城的市区区域已经全部被政府或军方占据,中围和外围区域只剩下不到百里的区域无主。而且我们还要考虑消息的延迟性,这百里的无主地区能给我们剩下三十里就不错了。”

  徐红妆素手指着外围一处道:“这是一家商场?”

  唐乐道:“是,不过这里已经有势力驻扎了。我的本意是现在外围区域寻找一块空地简单驻扎,然后和失去的大势力接触,让他们接纳我们。”

  徐红妆却摇头笑道:“大家可是都跟着你自由惯了,风餐露宿也从来没有多说什么。你突然有这种宋江般的想法,只怕大伙都不乐意。”

  “此一时彼一时,跟着我,团队只会吃苦。我也过够了打打杀杀、尔虞我诈的生活,这样实在是太累了,而且……”

  唐乐看向徐红妆的小腹,微笑道:“我也不想让孩子一出生就没了父亲。”

  徐红妆朝唐乐轻淬了一声,嗔道:“没个正经。”

  唐乐站起身,一把将徐红妆抱了起来朝卧室走去,开始给徐红妆宽衣解带,烦躁了几天的他现在很想在徐红妆身上发泄一阵。

  “哎!你轻点。”

  “嗯嗯……”

  已为人妇许久的徐红妆很快便来了感觉,娇喘呻吟不停,翻云覆雨不止……

  ————

  事后。

  唐乐搂抱着徐红妆,亲昵道:“有时候我就在想,要是灾难没有发生该多好啊,那样的话,我们现在已经有了孩子,也许还会经营着一家小店?”

  徐红妆面色潮红,依偎在唐乐怀中道:“你要卖成人用品吗?”

  唐乐尴尬笑道:“还记得十年前吗,你那会十六岁,我十九岁,那年是腊月寒冬天,你从浴室里跑出来抱着我不让我走。”

  徐红妆白了唐乐几眼道:“谁抱着你呢?我当时堵着门,浴袍都没裹,冻得要死,你还在那和我僵持了两分钟,也不知道给我披件衣服。”

  “然后我不是抱着你回卧室了吗,替你擦干净水渍,然后哄你睡觉。你睡着之后我跑去上网,玩着玩着误了点,心想坏了,结果你就给我打电话,说你做噩梦了,醒来发现我不在你家里,又哭又闹的。”

  “你要死啊!”徐红妆狠狠拧着唐乐的腰肉,“你还说你出去买早餐,你骗鬼呢!我告诉你唐乐,这件事情我一辈子不会忘。”

  唐乐将徐红妆的俏脸捧起来,低头对着红唇又亲吻了一番,重喘道:“那我对的吻,你是不是也得记一辈子啊?”

  “要……要死啊你!”

  徐红妆俏脸通红,在唐乐怀里又是一通挣扎,后者起了反应,顿时把徐红妆吓了一跳,连连求饶道:

  “别别!我还疼着呢,你让我休息会,好不好~”

  “嗯。”唐乐低头,继续吻着徐红妆的红唇。

Last modification:September 1st, 2021 at 01:07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投币